C先生

魔道黑。
沉迷叶修,江澄,双道无法自拔!
cp洁癖:吃叶all,不吃all叶。
吃双道,双道洁癖粉,打死不吃薛晓薛以及一切跟薛洋有关的cp。
xy粉请圈地自萌,慢走不送!

寒假更文计划

接下来的差不多一个月我要备战期末考。


所以,完全没有时间了。


不过,寒假我会尽我所能满足你们的!


计划or梗:


双杰:现代《下辈子再遇见你》

      现代《愿你再次遇见所爱之人》

      原著平行世界《采莲记》

      原著平行世界《夏日暮归》

      原著平行世界《独占欲.完全标记》

      原著平行世界《论江家银铃的正确用法》

      现代《项圈与足链》

      现代《女仆装与旗袍》

      现代《那个影帝,包养?》


双道:之前在老福特上记的那些梗,我都会尽量写。


叶all:先把那篇abo的,还有扶他梗的更完再说……


以上!


呦吼,一个傻子。

敢在我的地盘上骂我们这边的人,这姑娘怕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们这边的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是你这种货色那个欺负的?

呵呵,你算什么东西。

顺带一提,这货已经把我拉黑了。

嘛,欢迎各位去找她玩。

wx脑残粉的日常蹦跶,呵呵。

交党费,请各位点梗

哈喽,各位好。


本人其实喜欢羡澄羡已经很久了。


一直没有交党费。


如果有在隔壁双道混过的人,或许见过我吧……大概……【你这个懒癌拖延症的人就闭嘴吧


所以,为了弥补一下。


欢迎各位双杰女孩们点梗哦!!!


不接受all澄!!!


只限羡澄羡!!!!!


he和be不限♬︎*(๑ºั╰︎╯︎ºั๑)♡︎


类型和题材不限♬︎*(๑ºั╰︎╯︎ºั๑)♡︎


客官,不来一发吗~


我是不是说的不够明确还是你脑残听不懂我说的话?

好吧,我真的是有点忍无可忍了。

到底要我说几次,我不是md粉!!!

谁跟你是道友!!!

我早就是md黑了好吗!!!

还有,隔壁官配别来我这里找任何的存在感。

你吃wx关我屁事?老子吃双杰又关你屁事?

谁告诉你我是澄毒唯?你爸爸我呵呵你一脸:)

老子是叶吹+双道吹+双杰吹。

堂堂正正的叶粉!堂堂正正的双道双担粉!堂堂正正的云梦双杰双担粉!!!

再次声明:你爸爸我喜欢的是云梦羡和老祖羡,重生羡是什么鬼?老子不认:)

还有,我个人还是对莫玄羽有好感的。

注意是莫玄羽,那个没有献舍的莫玄羽ok?

你不来我这里蹦跶来蹦跶去的找存在感,我也懒得理你们。

只要不踩我雷区,骂人不带上我的家人,不故意黑我墙头。

你们随意,我懒得跟你们吵。

但是,你们如果以上几点都占了,哦,不,是已经有人这样干了:)

那么,别怪你老子我diss你到死:)

md/wx/xx/xy家的粉丝请圆润的离开我的视线。

言尽于此。

我求你们,接受不了的赶快请取关!!!

咱们好聚好散。

以此,敬上。

【双道】救赎只需笑迎死亡(黑暗向)

哟,各位好!


这里是在下的第一篇双道中长同人文,欢迎催更。


毕竟,我是那种懒得要死的人。不信的话,看看隔壁叶all的那个abo坑以及扶她坑我上一次更文是什么时候了。


注意:你没有看错文!你没有进错tag!我也没有打错tag!


此文非常特别,入坑需谨慎!


救赎只需笑迎死亡

0.

  这里是Y大,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

  在学校一个角落,坐落着学校的仓库。平时这里都没有什么人来,也没有什么守卫,可以看作是学校的一个偏僻角落。

   一个干坏事的角落,好地方。

   对于某些人来说。


  “呵,你这个家伙,居然还敢反抗我?”这样说着,女生抬手狠狠的给了面前被两个人钳制住的少女一个巴掌,“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算什么东西?哈,说话呀!”她又扇了一个巴掌,“你以为你是什么,如果是一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家伙!”

   被打的少女面无表情,被扇的脸也已经红肿。她眼睛犹如一潭死水,平静的看着眼前趾高气扬的女生。她沉默着。

   女生不满少女的这副表情,她一把抓起少女的头发将她往前拽,“喂,你这是什么表情?”说着女生的手不禁用力了几分,“可别忘了,你在这个家里可什么都不是,这里没有你的位置。”女生半弯下腰,凑到少女面前,“无论我做了什么,把你怎么样,爸妈也都只会相信我一个人,因为他们只有我这一个女儿。”

“姐姐?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这个家里一切都是我的,没有你的份。我可从来都没有什么姐姐!”女生一巴将少女甩开,“要不是我爸可怜你,你早就不知道饿死在哪个地方了,感恩戴德吧!”她笑得一脸嘲讽,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就像在看一个垃圾。

   女生尖锐的声音穿透了少女的耳膜,她皱皱眉,有些不太舒服。

  “好吵。”她说。

  “什么?”女生听到了她说的话,“最近你是长能耐了吧,居然敢说我吵,胆子不小啊。”女生挥挥手,周围的其她人都围了上来,“你们给我上把她给往死里打,我可以给你们钱!”女生笑笑,“我家最不缺的可就是钱了。”

   一声令下,少女被人摁倒在地。其她人纷纷围了上来,少女习惯性的用双臂护住头,默默承受接下来这一顿毒打。

   这里是学校的仓库,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

   不会有人来的。(少女这样想)

   身上满是青紫,有些地方就被打出了血,这浑身上下就找不出一个还能看的地方。疼痛逐渐麻痹了,神经意识开始模糊。可女生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她抓住少女头发将她从地上站起来,再一次给她几个巴掌。

  “最近你不是都挺能说的吗?怎么不继续说了?”女生戏谑的笑着,她用手拍打着少女的脸颊,“果然是翅膀硬了,居然还敢还嘴。”她将少女甩在地上,一只脚踩上了少女的脸。

  “垃圾,记住你在我们家的位置。别忘了我们家户口本上可没有你的名字。”

  “从头到尾爸妈就只有我这一个孩子。”

  “你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够那个本吗?”

  “你那个妈呀,早就跟她的情夫跑了,扔下你一个。”

  “要不是我爸可怜你,把你带回来,你早就死了。”

  “你不过是个拖油瓶,没用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姐姐!”

  “你不过是一个恶心的寄生虫,精神病。”

   一直沉默的少女突然间动了一下,她的大脑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断掉了。

   是啊,没错。她的确是个精神病。

   一个被诊断出有反社会倾向的精神病。

   少女一把抓住了女生的脚踝,将她狠狠的拽倒在地,然后迅速翻身爬起,她跨坐在女生的腰上,手用尽最大力气掐住了女生的脖子。周围的一群人都被少女这个动作给吓蒙了,有人率先反应过来,想上前拉开少女,有的人正努力的把少女的双手掰开。

   女生奋力的挣扎着,突然她想到什么,赶忙将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掏出了一把原本只是用来吓唬少女的——弹簧刀。

   因为场面混乱,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动作就在其他人刚刚把少女拉开的一瞬间,女生突然暴起,她疯狂的大笑着,对着少女举起了刀。

   “早就该解决掉你了!你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你就是个垃圾不要脸的婊子!”

   “给我去死吧!!!”

   在众人的惊叫中,刀刃捅入少女的心脏,鲜血瞬间浸湿了她的衣物。与此同时,不知为何,学校仓库的火警铃声突然响起,其他人惊慌失措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逃离了这个现场。

   清醒过来的,女生猛然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血色从她脸上褪去。少女的身体慢慢向前倾斜,眼看着就要倒在女生的身上,她赶忙拔出弹簧刀闪到一边,却被出来的鲜血了一脸。

   女生双腿发软,瘫倒在地上,看着眼前一大片的鲜红以及倒在地上少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用力的擦掉脸上的鲜血,来不及收拾现场,还有清洗掉双手的鲜血,就慌不择路的跑了出去,扔下了自己的弹簧刀。

   失血过多的少女倒在地上,她感受着胸前温热的血液的涌出,身体逐渐发冷,意识逐渐模糊。在空无一人的学校仓库,少女慢慢闭上了眼,迎接死亡。

   她困了,需要休息了。


  [宿主绑定完成]

  [强制保护措施已开启]

  [开始传送,目的地——魔道祖师义城篇……]


双道黑化记梗

哈喽,我又来了!

这一次依旧是双道的黑化同人文,但是!

请注意,这一次只有晓星尘道长一个人黑掉了。

唔,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

你可以说是晓星尘道长黑了,也可以说不是他。

因为呦,这一次,是“镜像”。

没错!就是<晓星尘道长的反面>出来了!

他可是跟晓星尘道长完全不一样的人哦,虽然依旧会笑,但是,完完全全就是笑里藏刀,是彻彻底底的<白切黑>。

除了衣服,从里到外哪都是黑的那种。

但是,<真正的晓星尘道长不会消失>。

而且,这文是<晓宋>。

so,言外之意就是,这一次是——<双晓x宋>!

<是真正的晓星尘道长和镜像的晓星尘道长一起上哦>~

有没有车我不知道【死心吧我是不可能写的

<擦边球>反正是是一定会有:)

如果各位有兴趣的话,就敬请期待吧!

友情提示,以防以后你看我的文触雷。

以下内容请各位务必认真看。

非常抱歉占了双道的tag,因为这篇文是我筹备很久的双道的文,所以麻烦各位理解一下。非常抱歉【土下座

就算被撕我也不在乎,有些话我是一定要说出来的。

我早就声明过了,我不吃忘羡。

官配与否与我无关,而且我不是魔道粉,别来我这跟我认亲戚,谁跟你是道友?:)

我拆了官配萌邪教是怎么滴你了?吃你家大米了哈?别整天在我这跟我瞎bb什么官配不能拆,我看新兰官配你们不也是拆的还挺开心的嘛。

虽然我不论是新兰还是柯哀,我都无所谓。

但是麻烦忘羡粉不要一副趾高气扬的跟我说话,你这样很恶心人,知不知道?

我吃不吃忘羡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萌你家官配,我萌我家的邪教。

我萌什么cp是我的自由,关你屁事,不要在我这指手画脚:)

你没那个资格。

所以,基于以上几点。关于我已经在筹备中的双道长篇新文,我将做出一个大改。

在原本的设定里,我是打算在后期依旧走官配就是忘羡的路线。因为我觉得如果不按原著下来走,bug会比较多,比较难改。
因为我这个新文是走义城篇的原著路线。

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后期不按原著大纲走,剧情大改。原定的忘羡感情线我也会删掉。

我还就是写双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更何况如果这样写的话,我前后剧情会更加连贯。而且这样写的话,主角后期的行为也更加能解释得通。

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我肯定又会有某些人跳出来说,“哎呀,我家忘羡文多,用不着你一个人,别在这里自作多情了”之类的。

虽然的确你家文多,但是那又如何呢?

我自己开心就好了,谁管你呢?

所以,有劳各位记住。

关于我在筹备中的双道新文:《救赎要在自杀以后》,我将不会走原著感情线,后期的剧情也会大改。

届时请不要在这里跟我叫什么,为什么改原著,为什么删忘羡。

没有为什么。我乐意。

谢谢各位的合作,麻烦你们了。✧*。٩(ˊωˋ*)و✧*。

【双道】在你离开之后

哈喽,各位,好久不见。

这一回的文章,也依旧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请注意:

这个符号‘『』’里的是过去的话。

“”而这个是现在的。

那么,请各位欣赏这一次我给各位带来的文章吧。

   道观庭院内的大树下,刚入门的小弟子正缠着观里的师尊给他讲故事。
   “师尊,给我讲个故事吧!”小弟子抓着师尊的袖子,“给我讲一个吧!”
    师尊一身白衣,低垂的眼睑,扎着一条翠绿色的发带,嘴角和眉眼间尽是化不开的笑意。他一向如此,让人感觉好似如沐春风。
    他什么都没说,从衣服里掏出来颗糖,递给了这个刚入观的小弟子,摸了摸他的头。
    小弟子抬起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眼前微笑着的师尊,话说他第一次见师尊的时候,曾经还被吓了一跳。
    因为啊,师尊是天生的白瞳。第一眼看上去,可能会以为他看不见,是个瞎子。不过,后来经过观内的师兄弟们提醒,小弟子这才发现,师尊其实是看得见的。
    师尊的嘴角总是带着一抹笑,他很温柔,第一眼就让人想要亲近。
    他总是一身白衣,白璧无瑕。他像一阵春风,从你身边轻轻的吹过,只留下无限的温暖。他就像月亮,高挂在天边,他的光芒是如此的温柔,却又让人无法靠近。
    他好像,有什么心事。经常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低头看着手里黑色的发带。
    听说是一个故人的。
    小弟子曾听师兄弟们过一个词——明月清风。他们都用这个词来形容师尊,虽然他还不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是直觉告诉他,毫无疑问,师尊配得上这个词。
   “你想听什么故事?”师尊问。
   “什么都可以!,小弟子激动的说,“只要是师尊你讲的故事,什么都可以!”
   “这样啊。”师尊歪着头沉思片刻,“我知道一个故事,一个发生在很多年前的故事。”他低下头,看着身旁的小弟子,嘴角上翘,“你要听吗?”
   “好,我要听,我要听!”小弟子赶忙回答,好似生怕师尊会反悔一样。
    看着小弟子急切的模样,师尊有些无奈的笑笑,开始讲述起,这个发生在很多年前的故事。
   “在很久以前,有两位道长,一黑一白。他们志同道合,许下了要共创门派誓言。”
   “他们除魔歼邪,行侠仗义,扶危济困。”
   “世人将他们称为——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后来他们又上了一个小姑娘,一个爱吃糖,穿着绿色衣服小姑娘。”
   “她唤作——阿箐。”
   “可是好景不长,有一个坏家伙出现了。他害死了两位道长,以及那个小姑娘。”
   “怎么会,为什么!”小弟子大惊,“那个坏蛋为什么要这么做!”
    师尊似乎早就料到,小弟子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伸出手,轻轻地刮了一下小弟子的小鼻子。
   “你先不要着急,我要说的是发生在这之后的故事。”

    距义城那日已经过去多年,这么多年宋岚来一直带着那两个锁灵囊,背负拂雪霜华,行遍这世路,踏遍这山河。时间对他早已形同虚设,况且他早已不在乎这种事了。
    他继续留在这世上的唯一动力,也就只剩下了这锁灵囊中的两个人。其余的,包括他自己,他也都不甚在意了。
    人生大梦一场,世事几度秋凉。
    这世间的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他也不知送走了几轮。这人间的悲欢离合,生老病死,这些年他也见过了不少。
    宋岚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透了世间百态,以一个局中人的身份尝遍了人间悲苦。
    不过,这些早已没有什么意义了。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无亲无故,无家无友,无师无兄。就连他自己都已不再是一个活人了,不过是一个被无辜之人的鲜血浸透了脏透了的走尸,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这些年来,宋岚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复原二人的魂魄,到也终有有一些成效。
    阿箐已经聚魂成功,后来宋岚为此特意回到了姑苏,找魏无羡。托他的福,阿箐也才得以现形,也说得了话,看得见事物了。虽然没有肉身,但乍一看还是那个生前活泼的小姑娘。
    而宋岚也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原本想就此将阿箐留在蓝家静养,自己一个人去行世路,但,奈何阿箐又哭又闹,怎么说都不愿意离开宋岚。她死死拽着宋岚的衣袖,说什么都不愿意放开。
    “当初,我,我放开了,道长,道长的手,然后,他就,再,再也没回来。”阿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一次,说什么,我,我都不会再放手了!”她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
   “我不想离开你们,别丢下我。”她抱着宋岚的脖颈哭着说,“宋道长,求求你别丢下我,我不想再一个人。”
     宋岚沉默着,什么也没说。最后他轻轻的抱住了阿箐,“我知道了,我不会再丢下你的,相信我。”
     怀里瘦小的少女紧紧的攥着他的衣服,克制住颤抖的身躯,答道:“嗯。”
     无论你们变成什么样,你们永远都是阿箐的道长哥哥。
     阿箐会永远站在你们这一边,不论代价。
     宋岚带着阿箐再一次上路了,在路上多阿箐这个小姑娘也多了几分人气,虽然两人都不是活人。
     他们一直在走。有时阿箐会在休息的时候坐在宋岚的身边,拨弄着地上的野草,问:“宋道长,你觉得道长他,什么时候才回来?”
    “我不知道。但是,我能肯定,他一定会回来的。”宋岚回答。
    “嗯,我也是。”阿箐笑着点点头,然后就回到锁灵囊里休息了。
     只留下宋岚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树下。走尸不需要休息,他便解下背负的霜华与拂雪,细细擦拭。完后重新负上,静静打坐直到天明。
     他的头顶是闪耀的星河,以及皎洁的月亮。
     又过了不知多少年,宋岚在一处前人留下的洞府中,发现了一本古籍。上面记载了许多的秘术,包括以‘魂养魂’以及,能够让魂魄恢复肉身,重返人间的逆天之术。
     只是,这代价实在是高,常人根本不可能承受。但是你可别忘了,宋岚他本来就不是人,他可不在乎这些代价。
     还有关于这一切,阿箐并不知情。
     宋岚带着阿箐再一次上路,这一次,他不再是被动的等待,他将主动前进,他将亲自将晓星尘带回来。
     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未来、生死,一概不论。
    “宋道长,最近你为什么很忙啊?”阿箐在宋岚身边走着,“你好像一直在忙些什么,你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她微皱着眉,“道长,你告诉我,你究竟在找些什么?”
     她在担心宋岚,当然宋岚也看得出来。
     他止步,扭头看向身旁的阿箐,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我在找东西,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一些能让星尘回来的东西。”
     听到这话,阿箐愣住了,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等她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宋岚正拿着手帕,替她擦去脸上的眼泪。
     不自觉的,她就这样哭了出来。在听到晓星尘的名字之后,她就这样哭了出来,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是……真的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是。”宋岚回答,“我不会骗你的。”
     阿箐扑进了宋岚的怀里,搂住他的脖子,在他怀里低声啜泣。
    “道长,我好想你。”
     在这件事情之后,宋岚和阿箐两人之间跟往常并无差别。只是跟以往相比,明显更有了动力,而且在闲聊中提到晓星尘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顺带一提,阿箐虽然才十几岁,不过她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这人间冷暖的她可都尝过,这世间百态,她也见过。
    她看得出,宋岚对晓星尘的感情不只是挚友。现在想想,结合当年在义城跟晓星尘生活的那一段时间里他的表现和他对宋岚的态度,阿箐大概可以猜出晓星尘,对宋岚也抱有这种感情,只是晓星尘自己不愿意承认,又或者是他自己没有察觉。
    “宋道长,等道长回来之后,你们就跟你们之前所立下的誓言一样,共同创立一个门派,然后结成道侣吧。”阿箐笑嘻嘻的说,“我敢肯定道长,他一定会同意的。”她抬起头,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偶尔有一只飞鸟飞过,“道长跟你一样,他对你的感情,跟你对他的感情一样。”
     她看着愣神的宋岚,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道长他啊,也喜欢你呀。”
    “晓星尘道长喜欢宋岚道长。”
     阿箐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这一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嘻嘻。”
     深埋心底的事,被阿箐一句话戳破,宋岚显得有些尴尬。但是,他沉默着,没有说一句话,阿箐没有看出,宋岚的眼里根本没有对未来,他能和晓星尘结成道侣这一件事的喜悦。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尽的痛苦,还有无奈。尽管他并不后悔他,他将要做事。但是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他还是感到痛苦。
     老天还真是有意思,他们两个注定了,不管是哪一世都没有可能了。
     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
     日子还得过下去,宋岚带着阿箐又走了不少地方,所需要的东西也相继找齐了。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晓星尘归来的日子一天天近了。
     但是相应的,宋岚也一天天的虚弱了下去。阿箐对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每一次都问宋岚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宋岚却没有回答,只是重复着一句,“我没有事。”
     为了晓星尘的归来,宋岚带着阿箐踏上了归途,他们,要回白雪观。
     一切从这里开始,就要从这里结束。
     看着破败不堪早已只剩废墟的白雪冠,宋岚有一瞬间的恍神,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在这一切开始的地方,他将结束这一切,亲手结束这一切。
     看着身旁面色悲伤的宋岚,阿箐沉默着抓紧了他的衣角,她曾听说过白雪观的事,她知道这里对于宋岚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看着这破败的道观,空气中弥漫着死气,没有一丝生气,毕竟当年这个道观可是被鲜血染红了,彻底的染红了,整个道观里除了宋岚,无一幸免。
     休息了几天,在一天傍晚,宋岚开始了仪式。这么多年的等待,终将结束。
     他提前写下了一封信,信中包括这些年来他的遭遇,他的感想,他对晓星尘的感情,以及,他最后的结局。
     他不后悔,他永远都不会后悔。
     将阵法画好,再三检查。将所有材料放置在阵法中,将两枚锁灵囊放在阵眼。
     太阳已经落山了,天空很快就要黑了下来,月亮跟星辰即将爬上天空,一切即将开始。
     在阵法中的阿箐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到了心慌,她察觉出一丝不对劲。随后立即奋力的冲出锁灵囊,被眼前之景震惊了。
    “宋道长!宋道长!”阿箐拼命的敲打着眼前屏障,她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想要出去,想要阻止宋岚,但是却被死死困在原地。
    “宋道长,不是说好了以后要一起生活吗!”她死死的盯着宋岚,“你不是说好了以后要跟道长结成道侣吗?”她死命的敲打着,“为什么,你不是说过了不骗我吗?为什么!”
     她无力的滑落在地,跪趴在地上尘土弄脏了她的脸,“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
     在她的眼前,是身躯一块块破碎,消散在空气中的宋岚。他脸色平静,但眼里却是止不住的心疼跟自责,以及对即将到来的,永远的死亡的无所畏惧。
     还有那一丝失落,对于永远也不可能跟晓星尘在一起的失落。
     他自嘲的笑了笑,连句对不起都说不出口。
    “对不起”这三个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抱歉,这是我第一次骗人。”宋岚开口说,“我再也不会犯了,放心再也不会了。”
     说罢,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那微笑像极了晓星尘。
     宋岚的面容跟晓星尘的面容在阿庆箐的眼里逐渐重叠,在她的耳边响起了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现在的宋岚,一个是当年的晓星尘。
    “抱歉阿箐,我食言了。”
    『阿箐要不要吃糖?』
    “你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跟星尘一起活下去。”
    『阿箐你跑慢点,别着急,小心摔了。』
    “阿箐,请替我转告星尘。”
    『我的挚友,他是——』
    “很抱歉,再也不能跟你说出那句对不起,错不在你。”
    『他是一位品性高洁的赤诚君子。』
    “还有,我心悦他。”
    『我很想他,我对不起他。』
    “阿箐姑娘,在下宋岚宋子琛,告辞。”
    『我叫晓星尘,出师抱山散人。』
    “勿念,珍重,安好。”
    『是道长哥哥哦,阿箐。』
     阵法中晓星尘的身影逐渐浮现,阿箐与他的肉身也逐渐恢复。宋岚消失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就在晓星尘睁眼的那一刻的前一秒,宋岚的身体彻底的破碎,彻底的消失了。同时也是永远。
     行逆天之事,所行之人,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魂魄消散,除于六界之外,这既是永生也是永死。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宋岚宋子琛这个人,他不再存在了。他被这个世界的天道彻底抹杀了。
    “宋道长!!!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子琛?是你吗?”

    “师尊然后呢?”眼眶泛红的小弟子抓着师尊的衣服问,“那位白衣道长跟那位小姑娘最后怎么样了?”
    “你问他们?”师尊只是叹了口气摇摇头,“关于这之后的事,我知道的不多。”他无奈的笑笑。
    “我只知道,那位白衣道长跟那个小姑娘将原本破败不已的道观重新翻修了一遍。”
    “他们建立起一个门派,与世无争。也招揽了不少弟子。”
    “然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或听说过他们的事了。”
     小弟子听后静静的坐在一旁,心情沉重,师尊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以示安慰。
    “小师弟!”观里的另外一个师兄跑了过来,“大家可都在找你呢,快点过去吧。”他看见了坐在一旁的师尊,行了个礼,“师尊好。”
    “嗯。”师尊点头,“快点过去吧不然大家该等急了。”
     被师兄拉走的小弟子,回头望着站在原地的师尊,那人还是不变笑容,那样的干净,那样的温柔。
     目送着小弟子的远去,师尊收敛了脸上的微笑。他垂下眼睑,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他重新恢复笑容,转身离去,一个人的房间走去,那人与他一同建立了这个门派。
     那人一身黑衣,为人孤傲,不喜与人交往,也不喜笑。他还有一定的洁癖,喜爱干净。
     因为他这常年不笑的特点,以及那清冷的气质,观里的弟子称呼那人为——傲雪凌霜。
     这倒也真是般配,跟师尊一样。
     明月清风,傲雪凌霜,果真般配。
     师尊所用佩剑的剑剑柄镂空,那人所用佩剑的剑剑身弯曲。
     师尊的佩剑名为——霜华。
     那人的佩剑名为——拂雪。
     师尊姓晓,名竹青,字岚。
     那人姓宋,名尘,字琛。
    “阿琛我来了。”晓竹青走进了宋尘的卧房,而那人也早早的在那等候。
    “哎,阿琛你知道吗?今天我跟观里新来的小弟子聊了会天哦。”晓竹青坐在宋尘的对面,笑的灿烂。
    “那个小家伙挺可爱的,我说你啊啊,你也不要老是板着张脸多笑笑吧。”说着用手指戳了戳宋尘的胸口。
    “竹青。”宋尘看起来有些无奈,他总是拿晓竹青没有办法,他抓住他的手指,“不要胡闹。”
    “我才没有胡闹,是阿琛你太严肃了。”晓竹青撇撇嘴,“老是这一张表情,你要多笑笑啊。”
    “好吧,我知道了。”宋尘回答,他掏出了一壶酒,“喝吗?”
    “喝。”晓竹青笑着接过宋尘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明明是难道的好酒,为什么喝起来这么苦涩呢?
     两人就这样喝酒谈天说地,看似岁月静好。
     你问那个道长和那个小姑娘?
     他们啊,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那个白衣道长因为自己的挚友自己的爱人的离去,精神再次崩溃,他抹杀了自己的存在,所作所为,言行举止,日常习惯全都在模仿他那逝去爱人,他还改了名字。
     那个小姑娘不忍心明月清风傲雪凌霜,就此从世界上消失。以及她对那逝去之人的思念,以及对明月清风傲雪凌霜能够站在一起的执念,她抹杀了自己,她的所作所为,言行举止,日常生活都在模仿那位道长,她还修了幻术,将自己幻化成男子的模样。她也将自己的名字改了,而将自己的单字‘箐’拆成了两个字。
     他们两个没有在一起,也不可能会在一起。只是在共同的思念着那离去之人,以及思念着那过往的日子。思念着过往,那美好,犹如昙花一现般的日子。
     他们都在自欺欺人,不过又有谁在乎呢?
     所有人都死了,所有人。

     在你离开之后,我献出自己的所有,最终将你带回。
     在你离开之后,我抹杀了自己,最终活成了你的样子。
     这也是个不错的结局,不是吗?
     最起码傲雪凌霜明月清风,又能够站在一起了。
     不是吗?
    

双道双杰文的梗

双杰: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双杰文章名:《我在下辈子等你》(暂定)

双道:君老我未生,我生君已逝

双道文章名:《我出生在我的爱人去世的那一年》(暂定)

各位,敢不敢约:)

双道小刀怡怡情~

晓星尘他瞎了

为了被自己连累结果被屠观挖眼的挚友

他挖了自己的眼睛给挚友

没办法

不是他想瞎

他不得不瞎

因为他觉得自己能还给挚友的就只有这双眼睛

还有

此生不见

最后还真是此生不见

最后一面……

早已阴阳两隔

我看过一个太太的分析

她说

晓星尘为什么碎魂这么彻底呢?

他不愿宋子琛在黄泉路上等他太久

他不想再迟到了

他想见宋子琛

最后一面

但是啊

晓星尘这个傻子

他不知道

宋子琛

根本就不在黄泉路上

依旧在人间

你在黄泉等到白首

我在人间等你回头

多羡常人

尚能一起到白头

还有

别忘了

晓星尘在死前让阿箐赶快跑

他到死都以为阿箐会平安无事

可事实呢?

晓星尘

你可知那个白瞳的小姑娘

为了你

被挖去双眼割去舌头曝尸荒野

她为了你

与宋子琛一起在义城

护你八年

最后

被人一掌碎魂

就连堂堂夷陵老祖

都只救回来一丝残魂

她不是你

她不曾修炼

她能够聚魂吗?

她能够等到聚魂成功的那一天吗?

能够等到你回来的那一天吗?

晓星尘

你可知宋子琛的真实想法?

他还在人间等你

等你回头

带着你和那个小姑娘

行世路

除魔歼邪

他还在人间等你

说那一句

“对不起,错不在你”

他要等的

可不止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