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先生

沉迷叶修,江澄,双道无法自拔!
cp洁癖:吃叶all,不吃all叶。
吃双道,双道洁癖粉,打死不吃薛晓薛以及一切跟薛洋有关的cp。
xy粉请圈地自萌,慢走不送!

帮忙找一个文!

我记得是一篇abo设定的文。

叶是a,然后里面有一个情节是叶在老板娘的要求下直播唱歌,还弹了吉他。

叶在后面还遇上了一个变态,总是给叶发他的生活照,还会把别人涂掉。

后来发现是一个快递小哥(好像),不过在这之前叶好像跟喻队还是王队在咖啡厅还是奶茶店里,被那个变态下了药。

后面就是叶喻王3p了。

只记得这么多,有谁知道是哪篇文吗?

双道小刀怡怡情~

晓星尘他瞎了

为了被自己连累结果被屠观挖眼的挚友

他挖了自己的眼睛给挚友

没办法

不是他想瞎

他不得不瞎

因为他觉得自己能还给挚友的就只有这双眼睛

还有

此生不见

最后还真是此生不见

最后一面……

早已阴阳两隔

我看过一个太太的分析

她说

晓星尘为什么碎魂这么彻底呢?

他不愿宋子琛在黄泉路上等他太久

他不想再迟到了

他想见宋子琛

最后一面

但是啊

晓星尘这个傻子

他不知道

宋子琛

根本就不在黄泉路上

依旧在人间

你在黄泉等到白首

我在人间等你回头

多羡常人

尚能一起到白头

还有

别忘了

晓星尘在死前让阿箐赶快跑

他到死都以为阿箐会平安无事

可事实呢?

晓星尘

你可知那个白瞳的小姑娘

为了你

被挖去双眼割去舌头曝尸荒野

她为了你

与宋子琛一起在义城

护你八年

最后

被人一掌碎魂

就连堂堂夷陵老祖

都只救回来一丝残魂

她不是你

她不曾修炼

她能够聚魂吗?

她能够等到聚魂成功的那一天吗?

能够等到你回来的那一天吗?

晓星尘

你可知宋子琛的真实想法?

他还在人间等你

等你回头

带着你和那个小姑娘

行世路

除魔歼邪

他还在人间等你

说那一句

“对不起,错不在你”

他要等的

可不止八年

《同星尘》一事的up主道歉截图。

事情已经解决!感谢各位的帮助!!!

《同星尘》已解决,谢谢各位的帮助!!!

真的是,非常感谢各位的帮助!

《同星尘》的视频那位up主已删,up主也已经道歉!!!

非常感谢!

谢谢有这么多人一同维护两位道长!真的是非常感谢!

《闲云志》一事的那位up主的道歉截图,up主已道歉且已退md,请不要再去找up!!!

双道文《Animal》的小预告

来一个小预告,嘿嘿~

注意:此文cp有改动,从宋晓宋无差改为晓宋

双道均黑化,现代设定。

人物ooc严重。

预告发完,正文什么时候发——一切随缘:)

以下预告:

    “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次,我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你是我的。”

     这是宋子琛不知道第几次看见这个男人了,他就像一个幽灵一样,阴魂不散。
     他们认识吗?(宋子琛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见过和认识的所有人),没有。
     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个人,从来没见过。
     烦人啊,真的是的。(宋子琛皱眉),他是变态吗?
     真的是,好烦啊。为什么不走呢?
     这个家伙,最好赶快滚啊!
     宋子琛握紧了手中的玻璃杯,皱紧了眉头,眼底一片黑暗。
     他狠狠的将杯子砸向墙壁,飞溅的碎片落到他的脚边。
     你为什么不去死呢?(宋子琛这样想到)
    “你为什么不去死呢,晓星尘。”
    
    

受到惊吓Orz

该怎么说呢……毕竟这是人家太太的事……

嘛……但是……还是看着不太舒服呢……

我会告诉你我搜老宋搜出来一个xx家的太太吗?

点进去的一瞬间我差点吓得把手机给扔出去Orz

太太的画风画技都不错……就是看到她顶着老宋的名字发xx的东西……我……额……

一言难尽´_>`

只是吐吐槽,请不要去打扰太太,咱们各自圈地自萌♥

说实在话,不知道那位太太有没有想过改个名字……

不过,说到底这也不是我可以管的嘛´_>`

【双道长】独角戏

啊喽哈,米娜桑!我还活着!

这一次的文……怎么说呢?

性♥感♥家♥属♥在线陪护?

大概_(:з」∠)_

前排预警:此文除了双道长以外还带有微量的双杰。无法接受的人请自觉退出,不要ky,谢谢合作:)。

还有,此文中出现的疾病症状的描写纯属虚构,只是接用此疾病的设定而已,想要了解正确的相关内容的人请自行百度。

后期我会出一篇说明,来详细解析这一篇《独角戏》。

请注意文中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字,以及前后逻辑不通的地方。

以下正文:

    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宋子琛一个人坐在病床上,他的双眼裹着厚厚的纱布,一双黑色的拖鞋鞋尖朝外摆在病床旁的地板上,方便他下床的时候穿。
    他声带受损,以后都没有办法说话了。同样的,他还受了不小的伤,在腹部,前一段时间刚动完手术,还昏迷了一段时间。现在勉强可以下地走路。
    宋子琛完全不记得在这之前发生过什么,他的记忆出现断层,对于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只有一片空白。
    事实果真如此吗?还是说,只是他自己不愿意回想起来?
    谁知道。
    关于失忆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
    床头柜上放了一个水果篮子,是今天有人刚送过来的。
    是星尘送的。(宋子琛这样认为,他的确是这样想的),是星尘送的。
   “子琛哥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一个白瞳的小姑娘趴在床边看着宋子琛,她扎着双马尾,穿着一件绿色的纱裙。年纪不大,应该只有十二三岁。
    病床旁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他就这样静静的坐着。
   “子琛,现在感觉如何?”
   「已无大碍,星尘与阿箐都不必担心。」宋子琛如此写到。
   “那是再好不过的。”晓星尘喃喃,他上手帮忙扶起宋子琛,阿箐在一旁帮忙将病床调高,放上一个枕头好让宋子琛靠在上面。
   “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的修养,其余的,你什么都别管。”晓星尘嘱咐到,他握着宋子琛的手,“别再受伤了,我没办法再帮你更多了。”
     晓星尘的眼睛里满是悲伤,原本如星空般闪耀的双眸,此时,却黯淡无光。
     阿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没有做声。她只是静静的坐在床尾,看着两人,眼里满是空洞,没有了以往的活力。
   “是啊,子琛哥哥,你可不能再受伤了。我们已经没机会了,但是——”她低头看着一尘不染的地板,空气中满是医院的消毒水味,让人恶心。
   “你不一样。”阿箐斩钉截铁,她再一次重复,“子琛哥哥你不一样。”
     宋子琛没有在意两人的异常,他只是静静的坐着,也只能静静的坐着。
   「我似乎记得,阿箐与你都受了不小的伤,你们二人可有事?」
     他异常关切,对于他自己的事情无需在乎,就连死亡都可以抛之脑后。
     但是,晓星尘和阿箐绝对不行。
     听者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
   “的确,子琛你说得对。”晓星尘坐了下来,他垂下眼睑,“我与阿箐都受了不小的伤,但是——”他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你无需在意。”
   “没错没错!”阿箐一下子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她重重地点头,“我们身上就连一块纱布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事呢!”
     说着,还跳下床,在宋子琛面前转了一圈,翠绿色的裙摆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
     阿箐没有撒谎,的确是一块纱布都没有,就如同宋子琛看到的那样。
     小姑娘没有过多的沉默,她是如此的活泼,一刻不停的说着,讲着自己的所见所闻和知道的一切趣事,她紧紧的盯着宋子琛的脸,只要上面露出一丝笑意,那么她就是满足的。
     病房内的人还在热火朝天的聊着,病房外的走廊静悄悄的,听不见一丝声音。
   “子琛,要不要吃梨?”晓星尘从水果篮子里挑了颗梨,“我去拿水果刀来给你削一下皮,你稍微等一下。”说罢,就将梨子放在了靠近他这一边的桌面的右下角上,起身去找刀。
     同样斜放在晓星尘这一边的床头柜上最边上右上角的镜子,映出了空无一人的病床,以及刚才拿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的那颗梨。
     拿着水果刀折返回来的晓星尘坐回了椅子上,病床上,宋子琛依旧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听者阿箐在那里谈天说地。
     病床旁的那双黑色拖鞋,摆放的相当随意,就好像有人穿过一样,鞋尖朝着病床。
     晓星尘将削好皮的梨子切成一块块的递给宋子琛,而宋子琛也顺从的吃下。
   「星尘,你与阿箐不吃吗?」
     听到这,晓星尘和阿箐的动作突然一顿,就连脸上的表情都不自然了起来。
     微笑愈发勉强的晓星尘,笑容直接僵在脸上的阿箐。
     他们都没有说话。沉默了片刻,阿箐率先打破了这份寂静。
   “子琛哥哥你吃就行了,我和哥哥……我们不饿的啦!再说了,刚刚来之前我们还吃了东西哦!”说着俏皮的眨了眨眼。
   「是这样吗?」
   “嗯,所以说子琛你就安心吃吧。”晓星尘安慰到,眼睛里只有无尽的黑暗。
     不再在意这件事,宋子琛又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对了,星尘你与阿箐现在都在干什么?」
    “这个嘛……”晓星尘偏过头不去看宋子琛,“我与阿箐现在都呆在家里,我已经不用再去公司了,阿箐也不用再去学校了。”
    “阿箐的学习问题子琛哥哥不需要担心哦。”小姑娘坐在床边摇晃着纤细的双腿,“反正以后我都不需要再为学习发愁了,而哥哥他,也不用担心工作了。”
      小姑娘笑的很灿烂,就像一个小太阳,笑起来很好看,很温暖。
      宋子琛点点头,将剩下的梨全部吃完。
      晓星尘低着头,思索了片刻。
    “子琛,你确定,失去一段记忆是好事吗?真的,没有问题吗?”他小心翼翼的问。
      宋子琛明显是有些意想不到,他皱起眉头。
      阿箐在晓星尘开口的一瞬间就有些慌神,她攥紧了洁白的床单,上齿咬着自己的下唇,默不作声。
    「为何要担心这种事?」宋子琛问,「我并不觉得那丢失的一段记忆有什么重要的,它在与不在,我都不在乎。」
    「重要与否,也与我无关。」他满不在乎。
    “是这样吗?”晓星尘有一丝苦笑,但,随即又恢复原状。
      他摇了摇头,“果然还是我太心急了呢。”
      一旁的阿箐跳下床走到晓星尘身边,拉住了他的袖子,她凑到晓星尘耳旁轻声说:“哥哥,我们……”
    “阿箐不用担心。”晓星尘拍了拍她抓着自己衣服的手,“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就别再插手了。”
    “可是,子琛哥哥他……这样,真的没事吗?”阿箐的脸上满是悲伤,眼眶微红。
    “傻丫头。”晓星尘笑着伸出手放在她的头顶上,轻柔的抚摸,“没什么好担心的,一切有我。”
    “好。”阿箐乖巧的点点头,揉了揉自己发酸的眼睛。
     宋子琛好似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样,他自顾自的继续解释。
   「所以说,你们不需要为我的事而发愁。」
   「就算想起来了,无论是怎样的记忆,我都会接受的。」
     晓星尘与阿箐对视一眼,两个人一人握住了宋子琛的一只手。
   “在子琛你想起来之前,我都不会离开你。”
   “就算你恢复记忆,只要你愿意,我会永远陪伴你。
   “Forever。”
   “我一样哦!”阿箐元气满满的宣誓,“阿箐绝对会和哥哥一起,永远陪在子琛哥哥你的身边的!”
   “请一定要相信我!”
     晓星尘伸手抚过宋子琛的脸颊。
   “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生死不离。”
     宋子琛勾起嘴角。
  「好。」
    

   “现在可有什么进展?”男人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
   “没有。”坐在他对面,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叹了口气,摇摇头。“他的情况依旧那样,没有丝毫变化。”
     男人皱眉,“那么他现在的情况如何?”
   “创伤性应激障碍,以及——"DID",也就是解离性身份疾患。俗称,人格分裂 。”女人皱着眉,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而且,他的症状还与其他病例都不一样,我们无法确定如何才能对他进行正确的治疗,目前。”女人靠坐在椅子上,一脸的疲惫,她扯了扯自己的领口,“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居然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男人沉默了半晌,苦涩一笑,“也对,毕竟出了这种事,怎么可能没有事。他没有疯,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一旁的女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我保证,魏无羡。”女人看着魏无羡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魏无羡笑笑,他微低着头,抬眼看着自己面前这位神色泰然,但是眼神却无比坚定的女性。
    “毕竟,你可是我们姐弟俩的救命恩人啊。是吧?”说着,女人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
    “啊,的确。”魏无羡点头,“我相信你,温情。”他站起身,“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这么急着回去找你发小?”温情坐在椅子上,抬起脸似笑非笑的看着魏无羡。
    “是啊。”魏无羡很大方的承认,“我媳妇还等着我回家呢~”说着还要一种‘关爱单身狗’的眼神看着温情。
    “是吗?果然啊,有对象的人就是不一样。啧,可惜了。”温情笑的一脸‘温柔’,她啪的一声将咖啡放回了桌子上,“我还是单身呢。”
      意思就是‘没见我还单着身吗?没事就快点有多远滚多远别在老娘这里秀恩爱。’
      恶作剧得逞了的魏无羡笑的一脸戏谑,然后留下了一个‘有对象人士’的背景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但是,他猛的一个急刹车回过头。
    “话说我送的水果篮子,他有吃吗?”
    “放心放心,no problem.”温情漫不经心的敷衍了一下,自顾自的做起了别的事。
      魏无羡耸耸肩,离开了温情的办公室。
      希望,你可以快点好起来啊。(魏无羡如此想到),小师叔肯定不希望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对了,还有那个小姑娘!
   “宋子琛,快点好起来吧。”
“真的,快点好起来吧。”
“小师叔还有阿箐那个小姑娘……会心疼的。”
“你还有我们呢。”
   魏无羡扬起头,“为什么你们就这样走了呢?”
   他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继续前进。生活,依旧要进行下去。

    “子琛。”晓星尘凑到目不能视的宋子琛面前,“我喜欢你啊。”
      宋子琛没有任何的惊讶,他只是伸手将晓星尘揽向自己,吻上了他的唇。
    “我也是。”
      两人相拥而吻,一道清泪从晓星尘的眼角滑落,砸在地面上,就像晶莹剔透的玻璃一样,碎的彻底。
    “哎呀呀,羞羞~”阿箐害羞的用双手捂住脸,背过身去不去看沉浸在幸福中的两人。
      泪水从她的指缝间流出,有的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打湿了她的整张脸。她死命的压抑住自己的哭声,不愿意打扰这幸福美好的一刻。
      它太脆弱了,就像泡泡一样,根本就不堪一击。

『据悉,在Y市发生了一起性质和情节都极其恶劣的杀人案件。』
『死者两名,一名成年男子和一名未成年少女。另有一名成年男子受重伤。』
『两名死者均被人挖去眼睛,那名未成年少女还被人割去舌头,性质极其恶劣!重伤男子腹部身中一刀,双眼被挖声带被人恶意破坏。面前正在医院治疗中,面前已没有生命危险。』
『犯人在警方的抓捕过程中被魏无羡警官击毙。』
『据了解,犯人是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内心极其阴暗扭曲,手段残忍令人发指。』
『犯人名为‘薛洋’,成年男性死者名为‘晓星尘’,未成年少女名为‘晓箐’是晓星尘的妹妹。』
『身受重伤的男子名为‘宋子琛’,是晓星尘的爱人。』
『警方确认凶手的作案动机是怀恨在心从而实施报复,后续结果警方目前依旧在调查中……』

    “我知道。”宋子琛这样说到。
      他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宋子琛不是傻子,他什么都知道。
      包括晓星尘和阿箐早已离他而去的现实。
      不过,只要还能见到他们,就这样永远病下去,有又何妨?
      我们很幸福。
      三个人都这样想到。
      我们很幸福。
      床头柜上的镜子,映出了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床上,微笑着泪流满面的宋子琛。
      以及,那两个若隐若现的同样泪流满面还伸出手想要拂去宋子琛脸上的泪水,而又一次次穿过了宋子琛身体的人影。

 

国庆快乐!!!

国庆节快乐!!!

祝我们伟大的祖国母亲/父亲生日快乐!!!

生为华夏,名为炎黄。

泱泱中华,吾等荣幸!

我愿用我一生,助您重登荣耀巅峰!

我的祖国啊,愿您永远万古长青,屹立于民族之林!

一直都有一个从军的梦想,虽然视力不够,但是,如果可以,我要去军营!

我想当兵!我想穿上那身军装!

就算吃再多的苦,我也想参军报国!

就算是女生有又何妨!

巾帼不让须眉!我可不是那种养在温室里的花朵!

冷兵器和热兵器都是我最喜爱的!

但是,我发自内心的期望,希望所有的人没有真正拿起他们,奔赴战场的那一天。

总而言之,国庆节同乐!!!

突然发现一件事

呃……我还没死大家放心。

学校不放假。

等一下就回学校了,我只放了一天不到……

呵呵。

回到正题,我发现,不知道为什么,但凡一个动漫/小说/电影里出现

双子

这个设定的时候,十有八九,这两个之中得死一个_(:з」∠)_

唔……双子……唔……死一个……呃……唔……双子……叶家双子……唔……………

死一个?

来灵感了:)

诸君,我喜欢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