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Chen

【叶修是我的,我是他老公,不服憋着】沉迷叶修无法自拔,叶攻only,不吃叶受,能吃的只有【我叶】!
快被饿死,求叶all太太产粮_(:з」∠)_

【叶喻】《等待着变成花朵的黑云》 痴汉喻/黑叶

原定贺文之一。

抱歉。

注意:微黑叶x痴汉喻【两个心脏的故事


     一大清早,阳光并没有如约透过窗户,撒进房间。微凉的空气和窗外笼罩着城市上空的阴沉厚重的黑云,一切迹象都表明,今天将会是个阴天。
     会不会下雨呢?谁知道。
     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叶修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今早发现从门板底下的缝隙中塞进来的信封。
      第二十封信,(叶修默然),已经是第三个月了。
      每封信的的外表和内容基本一致。
     一样的棕色信封,一样的内容,都是他日常的生活照。
      早晨在地铁上,在公司里,午休吃饭和睡觉时,下午回家时等等许多不同种类的照片,总之是应有尽有。
     不报警吗?报了也是没用的。(叶修如是想到)
     反正,警察估计也会认为是普通的跟踪狂罢了。更何况,(叶修翻了一个白眼),这家伙除了拍照之外其余什么出格的事都没做。
     这样的话,警方也没有办法立案侦查吧。(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叶修拿起了信封,拆开,抽出。
     So,今天会是什么内容呢?(有气无力)
     下一秒,信封从他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照片散落一地。
      叶修愣愣的看着地上的照片,突然站起身向大门飞奔而去,打开门半蹲下来仔仔细细的将门锁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没有。(叶修看着完好如初的门锁),什么也没有,连一点划痕都没有。
      “这个家伙……”叶修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又转了转门把手,突然笑了笑。
      身后的客厅里,地板上,散落的每一张照片,都是叶修晚上在卧室里熟睡的照片呢。
      那个人,已经进来了。
      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的叶修揉着头发悠哉悠哉的走了回来,看着地上的照片,他慢慢的的蹲了下来。
      等等!?(叶修手中的动作顿住了),这是?
      眼尖的叶修在一堆照片中,发现了一个不太寻常的东西,虽然只露了一个角。
     是一张卡片。
     叶修将卡片抽了出来,翻过来一看。
     “英文?还是手写的?”他有些愣的一逼。

     Dark  clouds  become  haven's  flowers  when  kissed  by   light.
                                                          ——W.

     “这啥意思?”叶修蹲在地上,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摸着下巴,聚精会神的盯着这张小卡片。
     “好吧,”他最终败下阵来,“还是查一下吧。”于是乎,叶修暗搓搓的掏出了手机,将卡片上的英文输了进去。搜索!
     “哦?”某人眉毛一挑,“出自泰戈尔的《飞鸟集》?可以嘛。”叶修打趣到。
     “ ‘黑云接受光的接吻时便变成了天上的花朵’ ,嗯~好玩。”叶修饶有兴趣的看着手中的卡片,又看了看翻译。
     “为什么,这字怎么好像在哪见过?有点眼熟。”叶修突然眉毛上挑,他有些好笑的看着手中的卡片。
     既然我觉得眼熟,那么这样就意味着,这个字迹的主人——是我认识的人。再不济,那也应该是我身边的人才对。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觉得这张卡片的主人的字迹眼熟?(叶修推断到)
      “这还真是,相当有意思啊。”叶修说到,“不过,这个错误,犯的还真是够大的。”
      “就让哥来看看,你究竟能耍出什么花招吧。”叶修将照片整理好,随手放在了茶几上,他又看了眼卡片,轻笑一声就扔在了沙发上。
      “我可是,相当的期待呢。”看着窗外阴沉的天空,叶修嘲讽一笑。
      “ [黑云]吗?呵,想要[光]的亲吻?有本事的话,就过来拿吧。”
      晃晃悠悠的晃去公司的叶修,照常与同事打了招呼,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准备开始工作。
      可是,叶修发现有些不对。
      这电脑,开着?等等,昨天晚上我是把电脑关了才回去的没错吧?(叶修忍不住想到)那么,有谁会这么无聊跑来开我的电脑呢?而且……(他伸手摸了摸电脑主机)看这温度,应该已经开了有一段时间了才是。
    (叶修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是那个家伙没得跑了!啧,这人还真是无聊,不过,倒也很有趣~(叶修背靠在椅子上,双手指尖相抵,贴着嘴唇,双腿交叠着伸直)
      他来开我的电脑是为了什么呢?如果不想让我发现,就绝对不会将电脑只是关了个显示屏就走了,那个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叶修笃定)那么,剩下来的可能性就只有——(他看着电脑)这家伙在电脑里留下了些什么,并且,还是特意希望我能看到。
     叶修打开了显示屏,文档开着。
     上面有一段话:
     黑云想要变成花朵,
     纵然我无法展露在光下。
     我知道,
     当阳光普照大地之时,
     就是黑云,
     消失之时。
     但,即使如此,
     我也想得到,
     来自光的亲吻。
     能给我次机会吗?
                                          ——来自黑云的乞求
     “啧啧。”叶修看着这段话,摇了摇头。
     “想要光的亲吻?光?指我?呵呵,还真是抬举我了呀。”叶修身体前倾,右手手肘支在桌面上,手撑着脸颊,一脸玩味的看着文档中的文字。
      叶修的眼神暗了下来,他双手手肘都抵着桌面,手指交叉,挡在脸前,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分。
      “我答应你,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能给我整出什么好玩的事来。”叶修微微一笑,“至少,不要让哥的业余生活那么无聊啊。”
      午休时分。
      叶修已经吃完了午餐,正站在饮水机之前拿着自己的杯子接水。
      “叶修前辈。”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说到。
       叶修接好水,直起身,喝了一口。扭过头来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喻文州?你找我有事吗?”叶修问到。
       “不,并没有什么大事。”喻文州温和的笑道,“只是想问一下,叶修前辈你今晚有空吗?”礼貌又温和,既不会太过,也不会让人感到疏离。喻文州的笑容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嗯?什么意思?”叶修有些诧异,自己平时貌似与他没有太多的交集吧?
        “前辈别误会,我只是想邀请前辈,能否到我的家里去?有些事想跟你说,还有一些东西也想要给你看。”
         “哦,是吗?你想给我看什么?”叶修敏锐的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喻文州什么时候邀请自己去过他家?而且,(叶修在大脑里回想他与喻文州以及曾听到过的喻文州说的话),这话语太过模棱两可,什么东西需要特意邀请我去他家?又有什么事这么重要需要让我去他家里才能说?这不像是这家伙的作风啊。
       等等,(叶修回忆起卡片上的话),‘W’?这应该是名字的缩写,那个家伙应该是我认识的人,那么,在我认识的人里谁的名字里有‘W’?‘W’……‘W’……喻文州……文?!“wen”?W!?
     叶修瞬间眼前一亮,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会是巧合吗?(叶修心中疑惑),看喻文州这样子……也不太像啊?会不会是我想多了?
     “前辈怎么了吗?”喻文州略带疑惑的看着叶修,“是我太唐突了吗?打扰到叶修前辈了,非常抱歉。”他一脸愧疚,向叶修微鞠了一躬,转身就想走。
     “等等!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一个人在那里脑补什么啊?”叶修赶忙叫住他,又气又好笑,“我又没不答应你,你别自顾自的就要走啊,喻文州。”
      “抱歉,是我多想了。”被叫住的喻文州的表情难得流露出一丝尴尬。
      “这就对嘛,那今天晚上下班,哥就跟着你走了啊,文洲~”叶修玩心忽起,故意拉长了尾音又压低了声线。
      结果就是——他怎么脸有些红?(叶修有些惊讶),难道是自己玩过头了?(他认真的反思了一下自己的行为),大概?
      喻文州克制了一下自己跳的有些过头的心跳,依旧微笑着说:“那么今天下班,我来找你?”
      “可以啊。”说着,叶修点了点头。他一只手拿着水杯,另一只手抚上了喻文州的左肩膀,“今天下班记得等我哦。我先走了,拜拜。”
      叶修悠哉悠哉的走向座位,而身后的喻文州站在原地,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的右手慢慢抚上了叶修刚才碰过的左肩。
      “叶修。”喻文州喃喃道。
      而这时叶修却突然回过了头,将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尽收眼底。
      原来如此吗?(叶修勾起了嘴角)
      一阵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后,叶修终于停止了工作,向后靠去靠在了椅背上。他活动了一下手指和手腕,接着又伸了一个懒腰,正好瞥到了向他走来的喻文州。
      “来的可真及时啊,踩着点来的?”叶修问到。
      “那里,碰巧而已。”喻文州说。
      “那么。”叶修收拾了一下东西,一手抓起西服外套,另一只手拿起公文包,站起身来,“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嗯,前辈跟我来。”喻文州笑着,侧身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公司。
     下了公交后,叶修和喻文州又步行了几分钟,就到了喻文州所住的小区门口。两人继续往里走,上了楼。
      喻文州打开门,示意叶修率先进去。叶修倒也不推辞,走进门,在玄关处换上了拖鞋。喻文州紧随其后。
      映入眼帘的客厅,设计的非常简单。正对面的墙壁就是一扇大的落地窗,窗帘是深蓝色渐变为浅蓝,顶部有些许金色。
      沙发是也是深蓝到浅蓝的渐变色,上面有几只金色的小鱼。
     深蓝色的壁纸上,是水波的纹理。越往上,颜色越浅,顶部的壁纸的颜色也变成了浅蓝色,参杂着金色的阳光。
     所以说,窗帘、沙发跟壁纸是配套的?(叶修确认)大海的纵切面?(看着墙壁,叶修只想到了这个)
      叶修走向正对着电视的长沙发,将公文包放在上面。右手扯松了脖子上的领带。
      “文洲啊,你这装潢可以啊。挺符合你的。”
      “嗯,前辈你喜欢就好。”喻文州也将自己的包放在了一旁的小沙发上。
      “不过,这样采光不会不太好吗?”叶修疑惑。
       喻文州脱下外套,“前辈不用担心,采光完全没有问题,而且……”
      “什么?”叶修问到。
       “不,没什么。不过是我自己在自言自语罢了。”喻文州毫不掩饰的回到。
       “是这样吗?”叶修用一副疑问的表情看着喻文州,而心里面,却跟明镜一样。
       喻文州走进厨房,没一会儿,就端着两杯水出来了。他递给叶修一杯。
      “叶修前辈,喝点水吧。”他关心的说。
      叶修愣了一下,立马恢复到笑嘻嘻的状态,神情自若的接过杯子拿在手里。
      “文洲啊,你这房子装修花了多少钱啊?哥也想弄一个跟你这样的。”说着,一只手指了指喻文州那边的一面墙,另一只手将杯子送到嘴前。
       喻文州头扭了过去,随即又转了回来。叶修正好将水咽下,顺手把水杯放在茶几上。
       “前辈不一定要学我,我觉得叶修前辈你应该有自己的风格才对。”
      “好吧,你说的也不错。”叶修点了点头。“对了,你也别一直叶修前辈,叶修前辈的叫了。你就叫我叶修吧,像我不也是叫你文洲吗?”叶修突然说到,他认真的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我对这些其实并不在意,所以说,你不需要那么拘谨的文洲。”
      “是,是吗。”喻文州明显是没有想到叶修会这样说,眼底里的欣喜和激动一闪而过。但,叶修却看了个真切。
      果然。(叶修在心底腹诽到)
      “文洲啊,你说想给我看的东西是什么啊?”叶修转移话题。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抱歉,耽误了你这么多的时间。东西就在我的卧室里,比较大而且多,一下子拿不出来。所以,请跟我来吧。”说着,他站起了身。
      卧室?(听到这个词,叶修的眼神明显暗了下来)有什么东西需要特地放在卧室里呢?
      叶修心里有了一点大概的猜测。
      他站起身,跟在喻文州后面,走向了卧室。
      喻文州打开门,卧室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叶修走了进去,适应了一下光线,发现墙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看不清。
       喻文州也走了进来,带上了门。
       “咔哒。”门上锁的声音格外响亮。
       叶修立刻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低着头的喻文州。
       “你在干什么?”叶修问到。
       “叶修,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事?比如说——跟踪狂?偷窥狂?”喻文州蹲下身,将手里的钥匙从门底的缝隙里丢了出去,又站起身来一字一句的说。
        “哟,文洲你知道的挺多的啊。谁告诉你的?”叶修勾起嘴角,面向着喻文州站着。
        “呵,叶修。你应该是知道的才对吧,你早就看出来了,没错吧。”喻文州的话语里带着笑意。
        “彼此彼此,你也挺能耐的,喻文州。”叶修如同往常聊天一样的语气,表情也是跟往常一样,并无二分。
       “啊,感谢夸奖。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你叫我文洲。”喻文州耸了耸肩。
       “再多也不过是个称呼,有什么可计较的。文洲和喻文州不都是你嘛。”叶修毫不客气的回到。
       “这不一样,文洲更亲密一点。”喻文州认真的说。
       “咱们两个的关系,也没有多亲密吧?”叶修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下说。
       “的确,就目前来说,我们的关系也不过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喻文州赞同的点了点头,“但是,很快就会不一样了。”
        叶修挑眉,“是吗?怎么个不一样法你倒是解释一下啊,喻文州。”
        “你以为呢?叶修。”喻文州伸手抚上了墙壁上的开关,“是时候给你看一些东西了,这一切——都是关于你的。”
        “啪嗒。”房间内顿时一片明亮。
        叶修下意识的伸手挡在了自己的眼前,眼睛一下子睁不开。适应了一下现在的光线后,叶修睁开了眼。
        喻文州卧室里真正的模样展露在他的眼前。
        虽然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不过叶修还是被吓了一跳。
       墙壁、天花板、桌上、书柜里满满的,全都是叶修的照片。
       叶修的照片贴的满墙都是,天花板上也不例外。桌上的相框里是叶修的一张近照,是他趴在桌上午睡时的照片。书柜里的一本本书排成一排,朝外的一面按顺序排列组合起来,是一张叶修的全身像,躺在他家卧室床上的。
        “哎呀呀,我说喻文州你也是够有毅力的,居然拍了这么多?还真是——够变态的啊。”叶修有些惊讶,不过随即一脸挑衅的微笑看着喻文州。
        某人明显一愣,随即自嘲的笑了笑。
        “的确,这种事怎么看怎么是一个变态、痴汉才会做出来的事。但是。”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眼睛,“成为这样一个变态,我从不后悔。”
        这下轮到叶修愣住了,“没想到哥的魅力这么大啊,居然能让你对我如此的死心塌地?”叶修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上下打量着喻文州。
       喻文州突然想到了什么,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银色的钥匙。
       叶修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间挂着的自家钥匙。
       “这是你家大门的钥匙,是我一个多星期前趁你午睡的时候偷偷用橡皮泥翻好了模子,找人重新配的一把,怎么样?”他邀功炫耀似的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笑的很开心。
      “啧啧啧,我是不是该夸夸你呢?”叶修摇了摇头,一脸无奈。
      “可以哦。”喻文州面带微笑。
      叶修突然不说话,盯着他的脸,仔细的观察。对面的喻文州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脸。
      “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喻文州有些尴尬的笑着问。
       “我说,喻文州,你有没有觉得,你的笑容实在是——太假了。”叶修直接把话挑明。“别人可能看不出,毕竟你平时就是一副温文尔雅的人设。但是,在我看来,这笑容,你是习惯了这样微笑所以改不过来了是吧。”叶修确定的说,疑问句的句子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
       喻文州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过了一会,他脸上原有的微笑慢慢褪去。他一只手捂住了脸,就这样定定的站在那里,叹了口气。
       “好吧,你说对了。这笑容,的的确确是假的没错。你是怎么发现的?”喻文州抬眼看向叶修。
       叶修呵呵两声,朝喻文州走了过来。
       喻文州有一瞬间绷紧了身子,不过,随即就又放松下来。
       叶修当然是注意到了喻文州的小动作,他一把搂过喻文州的腰,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叶修凑近了喻文州的脸,看着他的眼睛,一只手抚上了喻文州的脸颊。
       “对于一个人的表情变化,我还是有一点研究的。更何况是你?”叶修微笑。
    (喻文州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什么叫做更何况是我?(他的大脑飞速旋转),叶修是什么意思?不过,一个人的表情变化是相当细微的,要想看穿一个人在面具之下的真正的表情,如果不是双方都互相特别了解对方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轻而易举的看穿一个人精心准备好的伪装。(喻文州微皱了眉),更何况,我的这幅表情好像已经维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而且我的演技貌似没有差到能让人一眼看穿的地步啊?
       (喻文州做出了假设)如果叶修真的能一眼看穿的话,要么,是他的的洞察力简直强到可怕,要不然,就是他已经观察了我很长时间,不对(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叶修为什么会观察我?
         他一下子愣住了,定定的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叶修。一种足以让他欣喜若狂的猜想在他的心里萌芽。
        “你,你是不是——”喻文州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的一只手抓住了叶修胸前的衣服,一双仿佛大海一般深邃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叶修的模样。仿佛,他的整个世界里只有叶修一人。
         叶修没有正面回答,他凑近了喻文州的耳朵,呼出的热气打在喻文州的脖颈以及耳朵和脸颊上,喻文州抖了一下。
         “我刚刚喝的水里,你是不是放了点东西在里面?”叶修压低着声线,用低沉且极具磁性的声线缓慢的说。
         喻文州一惊,他侧过脸想去看叶修,却被叶修用手捏住了下巴,无法移动分毫,有点疼。
         “是不是很惊讶?想知道我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对不对?”叶修朝喻文州的耳朵呼了一口热气。
         “嗯~”喻文州忍不住轻哼出声,叶修眼里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喻文州瞥了叶修一眼,“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在你的水里放了些东西。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而且,”他皱了皱眉,“那东西可是无色无味的。”喻文州补充道。
          “这一点你不必纠结,因为——”叶修掰过喻文州的头,让他面对着自己,“我根本就没有喝那杯水啊。”
         “什么?!不可能,你明明就——”
         “明明就喝下去了?呵呵,喻文州你真的以为我是傻子吗?”叶修微睁大了眼睛,一双黑色的,如同深不见底的潭水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一个跟你不算熟的人突然邀请你去他家,原因会是什么?”
         “就他这个反常的举动你觉得我会怎么想?为什么他会突然邀请我?有什么事有那么重要一定要我去他家才能说?”
         “别忘了,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被一个不知名的人骚扰,就在今天早上,我的家里还被那人放了在我卧室里拍摄的照片。你觉得我有可能会不把眼前这件奇怪的事与那个跟踪狂联想到一起吗?”
         “再来就是,你错就错在是手写了那张卡片,以及文档里最后末尾的那个‘W’,简直是不要太明显。”
         “原因?那张卡片上的字体我总感觉很眼熟,既然如此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觉得一个陌生人的字体我看着眼熟,所以这个人绝对就是我身边的人。”
          “接着,我又碰到了你。你突然邀请我去你家,我一下子就察觉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再者,我突然想到了你的名字——喻文州。文,wen,W。你觉得,我被你莫名其妙的邀请,而你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我被身边的人偷窥,跟踪,那个人跟英文‘W’又相当大的关系,十有八九是名字的首字母缩写。”
        “所以你觉得,我会怎么想?”
        “关于那杯水,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特意用手指着一面墙,你需要转头才能看到。虽然时间短了点,不过我还是有机会将嘴里的水重新吐回去的,然后再在你回过头来时装出吞咽的样子。”
        “这下你明白了么,喻文州。”
        喻文州听着叶修的分析,他不自觉的咬紧了自己的下唇,垂下眼睑。
         果然,一切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吗?还是自己太想当然和太自信了吗?叶修可能也喜欢自己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啊。
         “好吧,我输了。你想怎么做?”喻文州闭上眼,一副‘我任你处置绝不还手’的表情。
          你是要英勇就义吗?(叶修忍不住吐槽)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叶修的表情渐渐的变成了有点邪气的坏笑。
         “绝对不能,反悔哦~”
        语毕,叶修弯腰一个横抱将喻文州抱了起来,朝一旁的床走去。
         喻文州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搂住了叶修的脖子。
         “叶修!你这是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喻文州微红着脸挣扎着。
         “哎哎哎,刚刚可是你说任我处置的,相反悔?没门儿!”叶修一把把喻文州扔到了床上,趁他还未曾反应过来就栖身压上,把想要坐起来的喻文州给摁回了床上。
         喻文州又不是傻子,再反应不过来还叫什么心脏!
         “叶修,既然你不喜欢我,我尊重你的意见,我会离开你的世界,再也不出现。但是,既然你不喜欢我,那么也请你尊重我,我不希望在与对方不是恋人的情况下发生关系,所以还请你唔——!”
          叶修低头堵住了喻文州喋喋不休的嘴,捏住了他的下巴逼着他张开了嘴,趁机钻入他的嘴里,肆意搜刮着喻文州嘴里的津液,口腔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被细致的照顾到。
          “唔唔!”喻文州挣扎着想要推开叶修,却被叶修的另一只摸进他衣服里的手给弄软了腰。
          求求你,不喜欢我,就请不要碰我,不要给我希望和错觉。(喻文州半睁着着有些湿润的双眼乞求的看着叶修),是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放开我。
          “啧,喻文州别弄的好像我要强了你似的,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叶修居高临下的看着眼眶泛红的喻文州,嘴唇都被他咬的有些发白。
          “我想要的,是你对我真情实意的感情!不是这种事情,不要让我像一个任人摆布的跳梁小丑,我喜欢你,但是你也不能仗着我喜欢你,就随意践踏我的尊严。”喻文州皱着眉头,心里难受的快要裂开了,他就像一个傻子,为什么?喜欢一个人有错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叶修没有回答,他伸手去摸喻文州的脸,被他躲开了。
         叶修的眼神暗了下来,他一把抓住喻文州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面对着他。
         “我说,你这个人还真的是很有意思啊。做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却想直接走人。喻文州,天底下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买卖。”叶修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另一只手扣上了他的皮带。
        “咔哒。”皮带扣开的声音,喻文州顿时慌了神,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叶修狠狠镇压。
         “不,不要!叶修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喻文州急的一拳就朝叶修的脸上招呼了过去,不偏不倚,打了个正着。
         叶修的头偏向一边,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一时间,气氛凝固了下来。
         叶修甩了甩头,右手摸了摸自己被打到的脸。
         “啧啧啧,我说喻文州你下手要不要这么狠?”
         “还不是因为你!你刚才那副样子,我,我,我这是正当防卫!”喻文州反驳到,不过说真的,他刚才真的是被叶修吓了个半死那副表情和语气,完全就不像平时的叶修。
        叶修看出脸喻文州的惊魂未定,他尴尬的挠了挠头,“吓到你了?抱歉,偶尔我会突然变成刚才的样子,要不是你给了我一拳,我估计你现在已经被我给扒光了。”
        说着还盯着喻文州露出的一节白皙的腰和下面被解开的裤子。
        喻文州脸一红,立马把衣服拉好把裤子扣上,还恶狠狠的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你还真是很有趣呢,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恢复正常的叶修,心中疑惑),刚才叶修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出来喻文州的疑惑,他翻身坐在床的一边,喻文州也慢慢的坐直了身。
         “这是哥的一个毛病哦,偶尔会突然爆发,就像是另外一个人格一样,不过其实我本人还是清醒的,但是思维方式和脾气习惯会完全变化。虽然我至今不知道是为什么。”叶修解释道,“所以,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发作了,啧,麻烦。吓到你了,抱歉。”他向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抱歉般的笑容,双手合十,低头。
         “实在是非常对不起。”
         “不过,”叶修抬起头,“你这个人啊,根本就像是只专注于我的痴汉一个,而我又像一个间歇性发作的精神病患者,咱俩还真是绝配啊。”叶修无奈的朝喻文州笑笑。
         “不,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喻文州敏锐的抓住了华点!
         “我说我俩还真是绝配啊,怎么了?”叶修奇怪的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心里又燃起了一撮小火苗,他拉近了自己与叶修之间的距离。
         “叶修,我问你你——”他深吸一口气,“你喜欢我吗?”说罢,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着叶修,等待着他回答。
         叶修沉默着看着喻文州。
         “Dark  clouds  become  haven's  flowers  when  kissed  by   light.”
         “什么?”喻文州当然知道这是自己写给叶修的话。
         “你想要光的亲吻?”
         “是,没错。”喻文州坚定的回答道,“就算最后会消失,我也绝不会放弃!”
         叶修扶额,“我究竟是哪里来的这么大魅力才能把你迷的团团转?”
         “你有,天生的。”喻文州回答到。
         “好吧好吧,服了你了,来吧。”说着叶修张开了手臂。
         喻文州疑惑的看着叶修,“什么意思?”
         “我说,你是不是傻了?来啊,亲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喜欢你了,文洲~”叶修又是一脸不正经的笑容。
         喻文州愣在了原地,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叶修。过了一会,他慢慢的爬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叶修的怀里。脸埋在叶修怀里,手死死的抓着叶修的衣服。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哥在这里呢。”叶修拍着他的背。
         “我还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喻文州闷闷的声音传到了叶修的耳朵里。
         “你啊你,我该说你什么好呢?文洲大大?”叶修笑着扶起了喻文州,他凑到喻文州脸前,“那么,现在黑云准备好接受光的亲吻变成花朵了吗?”
         “那是当然的。”喻文州发自内心的笑着,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唇瓣相贴。
         叶修一边深吻着怀里的人,一边轻轻的将他放倒在床上,抓起桌上的一本书朝电灯开关扔去。
        “啪嗒。”屋子里重归黑暗。
        拉灯了拉灯了,都散了都散了吧。不可能给你们看的: )
        大街上,一个小男孩拉着一个小女孩的手走着。
        “哥哥哥哥,你说明天会不会放晴啊?”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自己身旁的小男孩。
        “唔——我听妈妈说,明天应该会是一个晴天。”小男孩歪着头想了一会说。
        “那明天哥哥你陪我一起出去玩!陪我玩陪我玩嘛!”小女孩拉着小男孩的手撒娇着说。
       “好吧,我答应你。”小男孩心一软,就答应了。
        小女孩高兴的笑着,两个孩子就这样手拉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天,应该会是一个晴天吧?
        哎,好大的太阳,放晴了?
        那朵云,就像花一样呢。





        “叶修,你给我把手拿开。”(拍开某人放在自己腰上的爪子)
        “别啊,咱俩才确认关系呢。文洲你就舍得这样对我?”(捂胸口,林黛玉式哭泣)
        “舍得。”(一脸心脏的笑容)
        “文洲你不爱我了!那咱们再来一次吧!”(扑!)
        “上班要迟到了!叶修你唔!”(被堵住了嘴)
        “请假就可以了~”(抱住上下其手)
        “好吧,随你便。”(脸红,迎合)
        “媳妇最好了!”(亲~)
        “////”(脸红)
        滚床单ing~~~~
       

抱歉,529怕是跟各位过不了了呢……

被老爸抓包了。

高一住校,不让带手机。

而且,这回期中考试有些炸。

所以,虽然我老爹平常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还很幽默。

不过,说实在话,我根本不敢跟他杠。

毕竟是老爸,而且,他也是为我好。

嘛,没办法。

谁叫我住校,又高一,今年后半年高二呢。

呐,真的是很抱歉啊。

喜欢上叶修的第一个生日,没有办法陪他过了呢。

说好的贺文估计也是黄了。

真的,很想给老叶过生日,也想让各位看看我准备了那么久的文。

不过,嘛,还是算了吧。

只能,下次再补了。

我没有守约呢,真的是,很抱歉啊。

作为补偿,就先发一篇我准备的贺文吧。

抱歉,我没守信用。

【土下座

说好的十篇贺文: )

我准备爆肝: )

各位等我吧: )

529不见不散: )

老叶我爱你!!!ヽ(〃∀〃)ノ

等等?现在是怎么回事?全职是群像!?

突然发现很多大大都在说一个什么关于叶修的三冠年贺组的事,不过,谁能来告诉我全职什么时候变成“群像”了?

我叶什么时候被开除“男主”身份了?

这是在搞笑吧?

WTF?我叶可是正牌男主好吗?

所以说,谁能来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学校回来就发现这么一搞笑的事。

顺带一提,到叶修生日那天,十篇贺文定当奉上!!!

【为了满足个人私欲~写了我唯一吃的叶受cp,没错就是“我叶”!老叶是我老婆,不服憋着!:-)

开学了…………

终于……开学了……

现在在亲戚家……

下午去学校……

刚才才发现……

自己的小学同学……

已经成为了大触……

而我……

还是一个糊锅底的……

咸鱼……

再见눈_눈……

【叶all】关于我性别和信息素这件事(abo/叶攻)

快开学了……

作业根本没写……

呵呵【烟】……

这几天忙着走亲戚根本没有时间……

昨天走完亲戚回来到头就睡……

睡了14个小时……

觉得这章写的不太好……

又不知道怎么改……

心塞(´-ι_-`)

no.3
      三个人在车上一路有说有笑,到了目的地后,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包间的位置,就大踏步的往楼上走去。【实际还是坐电梯,毕竟楼层比较高
       “我看看……是这一间没错!”叶修准确的找到了包间,敲了敲门,门从里面打开了。叶修刚踏进一只脚就被一阵巨大的的冲击力给撞了回去,同时也吓到了跟在后面的包荣兴和苏沐橙。
      一股柠檬的果香扑面而来,这是属于高阶阿尔法的信息素,惹得包荣兴身体猛的一颤,苏沐橙赶忙捂住他的鼻子将他拉到自己身后。她盯着叶修身上挂着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黄——少——天!”
       此时的黄少天根本没有注意到苏沐橙越来越黑的脸色,只知道在叶修身上蹭来蹭去,这摸摸那捏捏,吃豆腐吃的不亦乐乎。
       “呀啊啊,老叶你终于来了!本剑圣我等了好久了你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好久不见黄少我可想死你了,来来来给我好好抱抱!老叶你身上好香啊,噫,可惜不是信息素。啧啧啧,我说老叶你就把你的信息素亮出来会怎样啊,来嘛来嘛亮出来嘛!”
        黄少天抱着叶修使劲的闻啊蹭啊,惹得叶修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拍着黄少天的胳膊说:“黄少天你给哥松手,快勒死哥了。哎哎哎!黄少天你别蹭了,再蹭你还能蹭出朵花来吗!等等,黄少天你手往哪摸呢!别摸我屁股啊,哎哎哎你还敢捏!?黄少天放手放手放手!!!”
       被逼急的叶修刚想用力推开怀里的剑圣,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力量给拉开,同时黄少天也被人一把从他身上扯下来然后一把丢给了一旁笑眯眯的喻文州,再然后喻文州不动声色的瞬移般的往旁边挪了一步,就这样看着黄少天直挺挺的腿撞住沙发然后人嗷的一叫整个人重心不稳砸在了沙发上,头磕到了沙发扶手上,疼的哭爹喊娘。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叶修刚松了口气,就不小心瞥到了身旁散发着黑气的苏沐橙——顿时吓的虎躯一震。他一脸懵逼的看着黑气几乎具象化的彻底黑脸跟韩文清有得一拼的苏沐橙,小心翼翼的戳了戳,苏沐橙背后的包荣兴则是被眼前第一次这么生气的苏沐橙吓到,反应过来后立马窜到了叶修背后。188的人硬是缩在了一个178的后面,只漏了双眼睛,悄咪咪的看着众人。【暗中观察jpg.
        叶修摇了摇头,缓过了劲。他定睛看了看房间里的人,意外的挑了挑眉。
        “哟!霸图(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蓝雨(喻文州,黄少天)、微草(王杰希)、轮回(周泽楷,孙翔,江波涛),雷霆(肖时钦),烟雨(楚云秀),还有老孙和小蓝都来了!感情你们这是把整个联盟给搬来了?冯主席知道你们这样吗?心脏病没有复发吧?”
        “嗯……叶神,好。”许博远有些拘谨的说,这里可都是联盟中的大神啊!嘤嘤嘤嘤,自己一个小透明在这压力好大!叶修大神,虽然在游戏里……额……嗯……
         叶修朝着许博远的方向点了点头,背后的包子看了一圈发现只有许博远跟自己差不多,而且,目测是个贝塔!所以包荣兴蹭了蹭叶修的肩膀,就跑去拉着许博远开始谈天说地。叶修看了几眼,也就随着他们去了。
        “沐橙,刚刚是你动的手?”叶修转过头看着一旁笑眯眯的苏沐橙开口说到。
       苏沐橙瞬间收起所有黑气,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回了平常的表情,苏沐橙对着叶修嫣然一笑  “是哦,就是我哦!叶修你会怪我吗?”她楚楚可怜的看着叶修,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直直的射进了叶修名为“妹控”的心里。
      怎—么—可—能—会—怪—你—呢!叶修温柔一笑,摇了摇头,“沐橙,你知道,哥永远不会怪你的。”说罢,手放在苏沐橙的头顶揉了揉。看着自己照顾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叶修有一点晃神,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出落的亭亭玉立,而且现在这么为他着想,叶修顿时心生感慨,这种自己女儿终于长大了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算了,管他的。
      没由来的,苏沐橙有些鼻酸。她想到了自己早已去世的——哥哥。但她很快就把自己的情绪压了下去,绝对不能让叶修担心自己!
      不过,苏沐橙瞥了旁边蠢蠢欲动的联盟众人,在心底呵呵一声。她用眼神告诉所有人,【你们要是敢动叶修一个手指头,我绝对弄——死——你!】各怀鬼胎的联盟众人自知理亏,一个两个装作若无其事的这看看那看看,要不然就理直气壮的把眼神黏在叶修身上。【代表人物:韩文清】完全不顾苏沐橙捏的啪啪直响的骨节以及她那几乎能杀死人的眼神。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强迫自己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从而冷静下来的苏沐橙又恢复了她好好妹妹的形象,拉着叶修的手往房间里走去,联盟众人自觉让出了一条路。
      【苏妹子的眼神好恐怖,惹不起惹不起。】这是第一类人。
      【苏沐橙和叶修的关系非常好,只要在她面前刷好了好感度,叶修接受我的可能性就会更大!说不定以后还会给我当助攻呢!】这是第二类人,指路→心脏。
       叶修刚刚坐下,离他最近的王杰希和周泽楷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坐在了叶修两边。一个人抱住叶修的一条胳膊,赖在了叶修身上。王杰希顺便挑衅的看了眼旁边的众人。【众人:可恶!让这两个家伙抢占了先机!
       气呼呼的苏沐橙被寒烟柔拉去聊天去了(女生茶话会),没一会就再次眉开眼笑,两个人聊的眉飞色舞气氛异常活跃欢快!如果忽略那时不时瞟到叶修这边的冰冷的眼神。
       “叶修,最近怎么样?”王杰希看着叶修的侧脸,嘴角微微翘起。他看着叶修,眼前这人,是他暗恋已久的人,虽然喜欢了叶修这么多年,不过,王杰希的心跳有些加快,【第一次离叶修这么近,他的身上,好温暖。】王杰希忍不住用下巴蹭了蹭叶修的肩,他深吸一口气,【多希望叶修你……你如果是个阿尔法,该多好。不对!】他瞬间清醒,【就算叶修跟我一样是个欧米伽,我也绝对不会放手!】
         赌上微草队长的名义!我王杰希,一定会将【叶修】这个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拿下!
         周泽楷乖乖的把头靠在叶修的肩上,贪婪的嗅着叶修身上的气息。烟草混杂着沐浴露的味道,可惜,周泽楷可怜兮兮的扁了扁嘴,【就是没有前辈的信息素味,好想知道前辈的信息素,好想知道前辈的性别,究竟是什么?】委屈、疑惑的呆毛都蔫了。(可怜巴巴jpg.)
       于是乎,叶修的两只胳膊被抱的紧紧的,抽都抽不出来。王杰希和周泽楷的信息素冲击着叶修的大脑。
        阿尔法酒心巧克力味的信息素香甜醇厚,却又有着无法忽视的攻击性和占有欲。欧米伽莲花的信息素清新淡雅,却引诱着他,恨不得将他彻底笼罩,不能让他再去找其他人。
       美人个个投怀送抱,还有一群在那双眼放光的看着,虎视眈眈的盯着,叶神,你意下如何?(笑)
        叶修:“呵呵。”

我手又痒了,怎么办?

还想开坑。

黑暗系    角色死亡     病娇      密室      只剩一人

叶all     《城堡.密室.死亡.爱你》【题目暂定

估计会是一个中篇,叶修中心

反正目前是没可能的……初八开学,高一´<_`

【叶all】女体也是攻,更何况哥是扶她(扶她/性转)

新春快乐!
前几天一直忙着和家人置办年货,包饺子,贴春联什么的,实在是非常抱歉!
那么这篇文就作为给各位的春节礼物吧!
各位,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也要继续加油啊!

no.1
      清晨,阳光正好,撒进窗沿,照在了床上,温暖了被窝。被子里拱出来了一个头顶,突如其来的闹铃声打破了这片祥和与宁静。
      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来,那是一只相当漂亮的手,修长、白净、又骨节分明,指甲不长,被修剪十分整齐平滑。在床头柜上摸索了一会,抓住了手机拿到眼前,眨巴眨巴眼睛,又揉了揉,将眼神聚焦在手机上,关掉了闹铃。又在被窝里呆了会,坐起身,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呆坐在床上,眼睛漫无目的的看着前方发愣。
      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因为一晚的折腾有些凌乱,微下垂的眼角,眼神透露出一股迷茫。睫毛浓密而且长,还向上弯曲。水润的红唇,白嫩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镀上了一层金光,仿佛天使一般的圣洁。再往下,就是精致的锁骨和普普通通的黑色棉质男士睡衣,但,从解开了几个扣子的睡衣里,露出的傲人的胸部却让人目瞪口呆,根本就是标准的D罩杯!
       那人好像有些难受,觉得胸前很重。于是低头一看,从领口里露出的足以让男人神魂颠倒梦寐以求,让女人羡慕嫉妒的巨乳惊的他瞬间失声,眼睛瞪的老大,用颤抖的双手放在了自己胸前的这对足足有D罩杯的巨乳上,感受着手下那无比真实的触感和温度。他颤抖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然后仰天长啸到:
       “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情况!?”
      没错,此人就是兴欣俱乐部的“头牌”——叶修大大。
       叶修看着自己这D罩杯巨乳,在稍微冷静下来之后,用手掂了掂、捏了捏、揉了揉。他啊不是【她】表示——这手感真的是好的没话说!不愧是哥,女体也是如此优秀!不过,叶修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很好,没有流血!
       但叶修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事关她男性尊严和下半辈子“性福”的事!她立马掀开被子,拉开裤子绕过自己胸前的一对巨乳一看!
       “还好还好,我的兄弟还在。”看着自己那同往常一样精神抖擞的小兄弟,叶修的内心有了莫大的安慰。【女体就女体吧,反正我的兄弟还在就成,其余的……】叶修摆摆手,“就随他去吧。”不过……叶修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这样不就是之前在网上普及到的一个新名词吗?
       没错,就是“扶她”。传说中有大♂j♂j的女孩子!
       刚穿上鞋准备去卫生间的叶修被突然撞开的门给吓了一跳,待她和门外的人都冷静下来时,所有人相视无言。
       破门而入的苏沐橙看到叶修房里这个陌生的女人,心里满是震惊和无措。她脱口而出:“你是谁!?叶修呢?他去哪了!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是谁?”
        而苏沐橙背后的兴欣众人则也是被这突然出现的女人给吓了一跳,然后在房间内努力寻找叶修的身影。
       正牌.真.叶修一脸无语的看着他们,她勾起嘴角,露出了平时的招牌笑容:“沐橙,我说你难到真的连我都认不出来了?还是说,哥的变化真的很大?”
       空气瞬间凝固,四周鸦雀无声。就在叶修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话的时候,兴欣众人突然爆发,齐声说到:“你说什么!”
        被众人围着用一种打量珍惜动物的眼神看着叶修十分无语,又被叽里咕噜的问了一堆东西,搞的叶修太阳穴突突的跳。
       “我才刚刚起床,你们就围着我问东问西的真的好吗?”叶修揉着眉间,一脸疲惫和无奈。
       “额……”此时兴欣众人才想起来这档子事,都感到有些尴尬。一大早的这样来吵别人的确不太好。
        更何况,叶修现在还穿着她原本的那套睡衣,一对真空的巨乳在所有人眼前晃来晃去的,安文逸和乔一帆以及莫凡这几个单纯的孩子,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就连耳朵都红了,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根本不敢往叶修身上看。饶是方锐和魏琛这两个以猥琐流著称的家伙,此时也红了脸,没胆子正眼看叶修。而苏沐橙、唐柔以及陈果,则是微红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叶修的D罩杯,又不约而同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啧,怎么连一个男人都比不过!苏沐橙表示很受伤,她觉得自己的也不算小啊,可,在见识到叶修的传说中的D罩杯后……她表示她身为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暴击。【叶修:呵呵,你以为哥想要?
     再也看不下去的陈果拉起叶修就往她的房间走去,苏沐橙和唐柔立马跟上,其他人则都被吓了一跳。
      叶修挣扎着说:“老板娘,男女授受不亲啊!你拉我去你房间做什么?我可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啊!沐橙,你别光站在一旁,快来帮帮哥啊!”
      一旁被点到名的苏沐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叶修你以为我们要干嘛!当然是给你换一套内衣啊!不然你就这样光着?”她身旁的唐柔也点了点头,表示:“叶修,麻烦你忍耐一下,内衣是一定要换的,别看沐橙,没得商量。”说罢,莞尔一笑。可叶修却看出了一丝威胁在里面,立马不动了,任陈果把自己拉进房间,“嘭”的一下关上了门。
       魏琛等人在门口面面相觑,一个个扒着墙角,偷听着房间里的动静,只听见房间里传来了说话声。
        “沐橙,衣服我自己来换就行了,不用麻烦你们了。”
        “叶修你会穿?”
        “啧,看一下这后面的排扣就知道了好吗。”
        “哎呀我说你们转过去好吗。”
        “你现在是女的,我们看了又怎样?能少你块肉?”
         “我这有点特殊,你们转过去啊!”
         “行行行,平时怎么不见你害羞,现在知道了?”
         “沐橙,老板娘,这衣服太小了,还有这胸罩也太小了,穿不了啊!这谁的啊?勒死哥了。”
         “叶修你给我闭嘴!!!”
         “哎呦喂,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老板娘疼!轻点轻点!”
         门外的一群人相视无言,头顶仿佛飞过一只乌鸦,“啊——啊——”。
       【叫你嘴贱,不过叶修的胸的确……吸溜~】(一群变态:-)
         听到开门声的众人立马离门十米远,目送杀气腾腾的老板娘和她后面跟着的笑吟吟的唐柔离开了兴欣俱乐部。过了半个多小时,只见陈果提着一个袋子冲了回来,先是冲进了叶修的房间,抓着一件衬衫就冲回了她的房间,再一次“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特地给你买的,快点给我穿上!”
        “哟!谢谢老板娘,麻烦转过身,谢谢配合。”
        “哼!”
        “唔,还行,很合身嘛。”
        “当然,也不看看是谁买的!”
        在又一阵乒乒乓乓的动静后,门把再次转动,方锐等人立马后退装作看风景。但,在看清楚陈果,唐柔和苏沐橙身后的人时,无一不惊掉了下巴。
        柔顺的黑色长发随意的披散着,白色的男士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随意的开着,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袖子挽到手肘,白皙的皮肤让人移不开眼。下面,则是简单的深蓝色的牛仔短裤,正好只到膝盖,露出了两条光滑洁白如玉的大长腿!
       不过……魏琛站在叶修面前上下看了看,突然盯着叶修的两腿之间不说话了,眼睛瞪的老大,他颤颤巍巍的用手指着叶修的裆部,惊恐万分的说:“叶修,你,你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鼓起来!这不是男人才会有的吗!”说罢,众人立刻齐齐看向了叶修的裆部,把叶修这个几乎就丢光节操和下线的家伙给看的有些羞涩和尴尬,白皙的脸颊上飘起了一丝红晕。
        叶修不断后退,用手捂着自己的裤裆。“我说你们这一个两个的,为什么都盯着我的裆看啊!有什么好看的!这样感觉你们像一群变态好吗!看什么看,没见过扶她吗!”
        “额……”苏沐橙有些无语的捂住了眼,“为什么,为什么叶修你上面转性了,可你的下面却……”
        “我也不知道好吗!你以为我想这样!”叶修同样无语的说,顺带翻了个白眼。
        “那,叶修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站在一旁的唐柔说到。陈果也附和着点了点头,一脸担忧。魏琛和方锐还沉浸在叶修是个扶她的打击中。乔一帆、安文逸和莫凡此时依旧红着脸,一脸震惊,偶尔看两眼叶修就又红着脸低下了头。【叶修:纯情的孩子(烟)
        叶修两手一摊,肩膀一耸,表示没辙。“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我也——”一阵躁动打断了叶修的话。
       “老叶!你在吗?本剑圣来看你了!快点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叶修前辈,我们来看你了。”
       “叶修,我来了。”
       ……
       看着几乎全军出动的联盟众人,叶修“呵呵”两声,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屋漏偏逢连夜雨,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叶all新文,今晚发

准备开新文,今天晚上发。

叶all    扶她      女体     《女体也是攻,更何况哥可是有大jj的女孩子》

就想看D罩杯的御姐叶修撩遍全联盟!然后直接跑路^_^

就是要撩!就是不娶!但就是要撩!

撩撩撩撩撩撩撩撩撩撩撩,撩不死你咱就不是四冠王的荣耀教科书的斗神【叶修】!!!!

我大叶神就算是女体那也是攻!妥妥的【总——攻】!

关于我吃的cp

目前来说主要是【叶all】,叶攻only

其他无所谓,杂食,不吃【叶受】相关。

其他动漫……目前没有,如果【主x刀】算的话?

可以吃的叶受只有——【我叶】!

没错!就是【我x老叶】!叶修是我的!只有我能攻了他!只有我能把他压在床上xxoo!其他都是老叶的身下受!

我是【叶修老公】!不服憋着咱们竞技场走起!

就是这么放荡不羁爱自由!嗯哼~~~